您的位置: 信息港 > 旅游

傲世北辰传 第二十二章 我想拿回镜子

发布时间:2019-09-24 14:42:23

傲世北辰传 第二十二章 我想拿回镜子

不见沧海,永远不会知道波澜壮阔为何意;不近星辰,也不懂得浩瀚星际是何概念。

人要见过许多的事物,做过许多有趣的事,方会不枉此生。

从那乾坤镜中,陆北辰看过太多有趣的事物,更觉得世界很大,自己就像那不知沧海的井蛙,那不知冰寒的夏虫。

因此,再不舍的情绪,也抵挡不住那颗要下山一长见识的心。

下山已有一些时日,除了有些疲惫,陆北辰并没有太大的不对劲。

他走的很慢,除了自己身体不宜过于匆忙的原因,更重要的是他在离开的时候,总觉得师父有事情瞒着他,所以一直担心山上会发生些什么。

不过一切都很好,自己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山上也没有出什么问题。他才放下心来,专心赶路。

毕竟已经是好几天,他也走到了另一座山的山脚下。这里的地势比陆北辰和丘山的住处要低得多,所以附近人家比较多,光看那些坐落着的小茅屋就知道了。

按着丘山师父留下的地图,从日月山下来后,然后要翻过柴桑山和武夷山,才能到达圣都。他在书上看过去圣都的路,与师父的地图不太相似,但师父说这条路是快的路。

如此看来,眼前的山就是柴桑山了。只要往前走,再翻过一些小岭便可以到达这座山的山上了。

远方的那轮红日,似乎多了一个阴影。一个巨大的身躯,让云层上方数万里的世界变得暗淡起来。四周气温急剧下降,云中开始有霜结晶,反射着无数缕光线。

“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是自己近日来过于担心产生幻听还是怎样,他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巨响。

但在很远处的那片天空,分明有些异样。陆北辰没有看的很清楚,只是感觉不妙,心里不禁发寒。

直至远方乌云密布的天空遍及周围,四周的温度急速下降,天上的光线折射的乱七八糟时,陆北辰才清楚地看到那个巨大的身影。

“轰隆……轰隆……”

那个听着坚硬而恶劣的声音,正一步步靠近着他。

声音靠近,那巨大的身躯也在靠近,应该说是逼近,它正慢慢地逼近着这个站在山岭明显的位置上的少年。

陆北辰心里一悬,往上一望,顿时惊出一身冷汗。那是一只长着虎纹,钩爪锯牙的凶兽,像极了带着翅膀的大老虎。

他自幼见过不少山兽,哪怕是贪婪的地狼、凶狠的山虎、霸道的狮子,他也没有像今番这样害怕过。

因为这只凌驾在天空中的庞然大物,不是什么山兽,而是凶兽,来自远古时代的凶兽!

“上古穷奇……”陆北辰惊讶地喊道。

穷奇是十大上古凶兽之一,洪荒凶兽,一发威便风云变色。洪荒时代,是众神合力也没能将其摧毁,只能将其封印在这片大陆地下三千尺处,潭底、海底、以及岩石底等等。封印的地方极其隐蔽,至今并无任何确切的位置记载。

他在书中看过相关记载,“知人言语。闻人忠诚,就杀戮食人;闻人凶恶,就与其交好”。可是,明明在千百年前,十大凶兽就已经被封印,怎么今天会出现在这里?

眼见这凶兽如小山一般的身躯,血盆大口中那锋利的獠牙像是一把把刀。它那龇牙咧嘴的模样,像是千百年来没有闻过肉香。

一瞬间,那片本来蔚蓝的天空,竟然在刹那间暗淡下来。山中俨然刮起了狂风,呼啸而过。那山间的湖水,也似乎受到了影响。本来风平浪静的湖面突然剧烈转动,甚至转出了一个个深深的漩涡。

看着这地动山摇、风云翻涌的异常景象,陆北辰吓得连连退了几步,他心知肚明,“完了……”

这种罪孽深重的凶兽,和神一样,与天地同生

傲世北辰传  第二十二章 我想拿回镜子

。别说自己毫无修行,就算是得道高人,都未必是穷奇的对手。更何况看他那恶狠狠的样子,双目瞪圆,满是愤恨之色,像是要与人间决一死战一样。

庞大的身躯掀起一股森冷的狂风,低沉的吼啸惹来一阵电闪雷鸣,顷刻,暴雨便倾盆而下。雨水斜飞,那山下的林叶唰唰直落,绵绵山灵似乎被它摇颤起来。

啊!

陆北辰完全不知苏措,被那庞然大物吓得不禁连连大喊了好几声,接着抱头蹲下,捂住了耳朵,紧紧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血腥的撕裂。

那穷奇似乎是被这声音给震慑住了,竟听在了半空中,静止不动。

没有意料中的地动山摇,风涌云动。

在那一瞬间,陆北辰像是想到了些什么。

他微微睁开了眼睛,将手放到背后,摸到了剑鞘。

日月剑是他能够驾驭的武器,此刻是他的希望!

陆北辰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紧紧地咬住嘴唇,欲将剑抽出来。

然而,那把剑却像是死死地粘在了剑鞘上,怎么也都拔不出来。

它害怕了。

日月剑性子沉稳,灵气极高,容易与人心相连,或多或少会受主人的影响。这一刻,主人害怕了,它也真的是被吓到了。

陆北辰深感无望,他自小无法驾驭任何的武器,唯独这把日月剑。

师父说,这是剑缘。不管修行境界如何,只要与剑有缘,只要学会简单的心决,便能够轻松驾驭。所以在下山前,师父便把这日月剑,赠送给他,以保他安全下山。

然而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它居然也怂了!

陆北辰咬了咬嘴唇,从背后解下剑,连剑鞘都不拔,直接念下口诀,然后再念下在书院里学习的心法。

这样做的目的,便是让日月剑平静下来,在剑鞘的保护下重击穷奇。

他无法腾空而起,只能在地上用尽力气,用日月剑挥出一片绚烂光幕。似点点繁星跳过云层坠落而下,那些光在一定程度上对穷奇产生了威胁。

然而,却有些弄巧成拙。

那毕竟只是些剑光,毕竟只是剑的力量,与那上古穷奇相比简直不堪一击。相反,那一道光幕反倒是惹毛了穷奇。

“嗷吼……”啸声继续,让本来想以命相搏的陆北辰失去了一丝信心。

日月剑是他身上有对抗力量的东西,如果连这把剑都保护不了他,那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他从这具庞然大物中逃之夭夭了。

他再次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蹲在地上等待死神的召唤。

此时此刻,他的脑海里几乎是空白,随后飘过和师父种茶的画面,和夫子谈话的画面,还想起那个送他沙漏的女孩。

人死前会想些什么?

他以前不知道,但在此刻却想到了很多,才发现原来遗憾如此之多。

在这种毫无预料、突如其来的意外来临时,他想到了很多如果。

如果还有得选择,他一定选择早点下山。

如果上天可以让他度过这次的危险,他便发誓要珍惜每一寸时光。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还想见见那个送他沙漏的温暖女孩。

……

……

“嗷吼……吼……”那片巨大的阴影正在逼近,可怕得要窒息。

天空风云涌动,地动山摇的感觉从未停止。惨烈的煞气弥漫在他的周围,不难想象那头顶的凶兽曾经撕裂过多少生灵,否则怎会被封印在大陆深处?

寒意阵阵,狂雨连绵,陆北辰已经满头大汗,大声说道,“如果要死,就来个痛快。一瞬间解决吧。”

说完,他站了起来,张开了手臂,向天空呐喊了一声。

这一声,不仅比之前因为害怕而发出的声音要大的多,甚至堪比雷声,堪比那凶兽的吼啸。连在恐慌中的自己,都不禁惊讶何来如此大的嗓门。

时间在静静的流逝,历史总是惊奇地相似。

就在那呐喊声后,周围的温度逐渐提升到正常的感觉,狂风不再刮,暴雨不再下。闭着眼睛的陆北辰,分明察觉到耳边的事物逐渐安静了下来。

穷奇没有夺走他的呼吸,死亡之神没有夺走他的意识。

彷如刚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是梦吗?

河池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莆田治疗宫颈炎费用
榆林性病医院排名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大概得多少钱
沈阳脑康中医院网上预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