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金华信息港 > 旅游

玄界天气预报 第五十二章 送灵器,气吐血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2:56

玄界天气预报 第五十二章 送灵器,气吐血

这一切不过莫须有的灾难,两双视线咄咄逼人,若不是身后紧紧跟随着箭矢之鸟,那两人怕是早已动手。

双目中的怒吼,隔着一棵树,都能强烈的感受到其中的怒火,若是眼神可以杀人,叶知秋怕是今天就会被终结。

一场完美的人生大结局就此结束。

叶知秋也想呐喊,他不是故意的的。

但是他没有胆子说,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解释。

难道要说,对不起啊,一步小心害死了你们的朋友。

这两人怕是会直接拼命。

但是叶知秋哪里能够想到,四位通照境的层次的高手,见到那奇异生物,转身就跑,根本不去思考如何灭掉。

叶知秋身体前行下树底,想要甩开二人,现在和他们在一起实在是太过尴尬。

“想跑!”其中一人手中甩出一把飞刀。

红霞流光,一瞬即至,擦着叶知秋的胳膊飞过穿透两人怀抱粗的树干。

树干上是一道清晰的裂口,还留着一丝余温。

叶知秋倒吸一口冷气,竟是随手甩出这样的一击,竟然都有这样的威力。

然而他对此并没有想要施以报复,毕竟自己害死了人家的朋友,他这实在是做了一件意外的事情。

此刻叶知秋都觉得自己罪该万死,但是想一想,死还是算了吧。

他身后的人看着叶知秋轻而易举的躲避开他的攻击,咬紧牙根,恨得心痛。

随后挥手竟是隔着十几丈的距离,再一次将那匕首招来。

这,叶知秋一呆,看着那驾驭物体的能力,颇有几分和曾经电视里看过的飞剑神似

那种引飞剑千里之外取敌将首级,御剑飞行,等等神奇的能力,现在想来竟是有机会实现。

叶知秋忍不住的赞叹道。“好厉害的御剑。”

“御剑?”身后的男子惊异。

眼神开始逐渐暗沉,认准了叶知秋的背影,心里却感觉完全像是在嘲笑他的实力一样,明明被他轻易躲开,却被赞叹,这无疑是的调侃。

“你找死!”男子气愤的磨牙。

招来飞刀,不顾身后的箭矢之鸟,全力催动元力,瞬间调动力量。

一道流光瞬间而至,奔着叶知秋的背后而去。

身后汗毛倒数,几乎是下意识的一个转身,手臂横向前方抵挡。

飞刀所过之处片甲不留,穿过树干落叶,迎面冲上手臂。

男子见状心中一喜,在这么近的距离下,按照飞刀的急速,不管他是什么人,都无法躲避。

果不其然飞刀攥紧叶知秋的躯体之内,速度之快甚至超越了叶知秋的身体下意识反应。

可见这一刀的速度究竟有多快。

然而叶知秋却面露着古怪的神色,男子穿过树干的遮拦,放眼望去,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飞刀离着叶知秋的体外一拳便难以存进分毫,甚至无法移动,如同陷入泥沼之中,越陷越深。

叶知秋也是一呆,刚刚他感受到背后发寒,转过身体便发现了手臂外飘荡着一个飞刀。

而那飞刀上一条血线,散发着薄弱的元力,这不就是那男子的武器嘛。

放进一看这才发现,原来竟是灵器,虽然才只是一品灵器,但是这种东西可不是凡物。

一般人可难以获得,因为价格都是有价无市,也只有张家那种实力才会有那么几件吧。

叶知秋下意识的伸手握住剑柄,掌心一凉,一股奇异的思绪涌上心头。

一个神秘的背影捶打锻造着一把武器,显然那就是这把离刃。

一品灵器,离刃。

画面十分短暂,但是确实无比重要的过程,也称之为认主。

身后的男子神海之中翻涌,自己常年蕴养的武器断了联系,脑海之中顿时轰鸣,如五雷轰顶一般。

“你……”男子含恨,气到吐血,一股心血涌了出来。

身后的箭矢鸟一瞬间受到了刺激,顿时爆发出超越极限的速度,纷纷冲向弥漫着血腥味的方向。

叶知秋呆了呆,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能够猜到,自己之所以能防得住飞刀的袭杀,纯粹是因为自己短暂进入金身境的原因,所以肉身哪怕只是通照境也在模仿着金身境的防御手段。

步引灵入体,称之为引灵境,而之后逐渐元力掌握了天地间的灵气,开始明悟己身,达到通照境。

而赤阳境则是在体内开辟世界的雏形,在体内蕴养属于自己的精纯元力。

金身境自然就是增强自身的防御能力,修炼了那么久的元力,也终于在金身境这个时候开始强化自己的身体,真正的算的上是修行。

而超越了金身境也就摆脱了凡人的限制,开启了真正的向天证道。

所以叶知秋哪怕只是通照境,但是初窥金身的独有防御能力,而本身元力又比他们那通照境的元力还要精纯,所以才能防御住这样的一击。

可是这在那人的眼里完全是不敢相信的事实,竟是一时间被气得吐血。

重要的是,眼前的那个男人,紧紧只是触碰了一下离刃,竟然直接让其臣服认主。

凭什么!

气急攻心,一时没有忍住,竟是流出了一丝血迹。

鲜血的腥味,瞬间刺激到身后的箭矢之鸟,顿时惹得他们再次欢腾。

叶知秋不经意之间的一次回头,突然注意到潜藏在树干后面的一点紫色磷羽。

那一个男人一直沉默不语,此刻也终于按耐不住的开了口说道。“千万不要再击杀任何一只箭矢鸟,避免再让他们蚕食鲜血。”

低沉的声音,宣告着这件事的沉重,整整三条人命的丧失,几乎只是一瞬间而已。

叶知秋心神低沉,下意识的回应了一句。

“对不起。”

男子一惊,有些错愕。

叶知秋这才回过神来,他才想到,为什么要道歉呢,这个世界胜者为王,死了便死了,谁让他们没有他的实力强呢,怪不得别人才对。

男子眼中流露出一瞬的精光,随后又隐藏下去。

“不必道歉,反正我也不认识他们,只不过是同一宗门不同派,因为分配的任务,所以才聚集在此。”男子倾吐,像是不以为意一般。

叶知秋听闻之后,本来没有听出古怪,却眼神阴沉下去,手腕一番将离刃藏在手臂内侧,准备一击发射出去。

崇左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漯河治疗睾丸炎医院
湖北治疗睾丸炎费用
崇左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漯河治疗龟头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