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金华信息港 > 网络

全球股市遭遇黑周一两大幕后推手凶猛

发布时间:2019-04-23 20:10:52

继上周五全球股市集体暴跌之后,周一全球股市再度集体重挫,哀鸿悲鸣之声愈加让人心惊。其中,上证指数暴跌8.49%,两千多只个股跌停,成为1996年以来单日跌幅。

流血漂橹,伏尸百万全球股市周一的表现,与惨烈的战场并无二致,只不过财富代替了鲜血,亿万投资者的股票账户代替了阵亡的士兵。

继上周五全球股市集体暴跌之后,周一全球股市再度集体重挫,哀鸿悲鸣之声愈加让人心惊。其中,上证指数暴跌8.49%,两千多只个股跌停,成为1996年以来单日跌幅;菲律宾股市紧随A股之后,下跌7.62%;越南、印度主要股指跌幅也在5%以上;金融市场更为成熟的日本股市、新加坡股市、中国台湾股市、中国香港股市、韩国股市跌幅也在2.47%~5.17%不等。正在交易的欧美洲股市同样如此,截至《每日经济》发稿,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主要股指的跌幅均在3%以上。由于跌幅过大,美国三大基准股指期货甚至暂停交易。

如今距离2008年金融危机正好7年,全球经济7年一轮危机的魔咒再度考验敏感的资本市场。历史不会简单踏进同一条河流,但引发全球资本市场大动荡的推手却总是相似。

直接推手:汇率

直接的推手自然是汇率。从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美元与黄金脱钩,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接踵而至;到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日元大幅升值,日本经济进入大泡沫时代,泡沫破灭后迎来失落的十年;再到90年代初,英镑准备加入欧元,但遭遇索罗斯做空,1992年英镑危机爆发;一直到1997年,泰铢遭遇抛售,被迫放弃固定汇率制度,大幅贬值,引发东南亚金融危机。全球经济多次重大危机,都与国际汇率市场紧密相连,这次也不例外。

自美联储推出QE、将利率水平维持在零开始,美联储何时退出QE一直让国际市场绷紧神经。自去年6月美联储明确表态明年年中前将结束资产购买、去年7月耶伦透露加息口风,强势美元回归,美元指数从79的低位一路上涨至今年3月份的高点100.42点,涨幅超过26%;在强势美元推动下,国际资本大量回流美国。根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统计,从去年7月开始到今年6月这1年时间,有大约1.3万亿美元资金流到美国。

强势美元以及由此引发的国际资本转移给非美货币带来了巨大压力,非美货币纷纷贬值。比如马来西亚货币林吉特连续9周下跌,对美元汇率创出17年新低;哈萨克斯坦货币坚戈8月20日一天就暴跌26%;上周,在新兴市场国际货币中,货币贬值幅度在3%以上的高达17个。

国际汇率市场的大幅波动直接反映到了股市上。将时间回拨到今年4月27和28日,《每日经济》统计发现,全球主要股市集中于这两天创出顶部,随后股指掉头向下。比如4月27日,恒生指数见顶28588.52点,英国富时100指数见顶7122.74点,法国CAC40指数当天见顶5283.71点,荷兰AEX见顶427.60点,墨西哥bolsa指数见顶46078.07点,澳大利亚普通股指数第四次冲击前期高点未果,富时马来西亚KLCI指数见顶1867.53点;4月28日,富时/JSE南非40指数见顶49136.09点,当天台湾加权指数见顶10014.28点

4月27、28日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以这两天为起点,美元对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开启了一波波澜壮阔的升势,其速度远超此前。比如,美元对泰铢从32.59升到的35.82,对菲律宾货币从44.26升到46.89,对马来西亚林吉特从3.543升至4.259其他新兴市场货币同样如此。如果将时间段缩短到近一周,则可以看到美元对新兴市场国家货币的升值速度明显提高。

根本推手:经济

非美货币集体贬值,与强势美元的这一外部因素直接相关,但根本上还是取决于一国的经济水平。

比如,产业结构过度依赖大宗商品的巴西,2010年其经济增长率还高达7.5%,一跃成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而2010年正是中国4万亿投资对铁矿石等自然资源需求旺盛的时候;但在中国产能过剩、需求放缓、大宗商品价格下降的情况下,巴西经济每况愈下,2011~2014年,其GDP增长率分别为2.7%、0.9%、2.3%以及0.1%;今年其经济预计将下滑1.7%。去年6月以来,巴西货币雷亚尔对美元贬值已近60%,主要股指巴西BOVESPA指数从2010年的高点73013.28点已经下降至目前的45719.64点,降幅37.4%。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俄罗斯、南非、澳大利亚等资源型国家上。

对于那些依靠产成品出口的国家而言,由于全球经济增长低迷,他们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比如泰国的经常账户余额(主要反映一国净出口),2014年12月高达51.46亿美元,但到了今年6月就只有8.93亿美元;马来西亚的经常账户余额季度数据,也从2012年高位时的473.17亿林吉特,下降到今年二季度的76亿林吉特。今年4月以来,泰铢和林吉特对美元的汇率贬值都超过了9%。

经济增长恢复非短时所能解决的难题,对资本市场而言,现在为关注的是,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会否重演。毕竟,在汇率市场上,两者情况十分相似。《每日经济》综合了各方观点,主流意见认为这种可能性较低,主要在于:如今新兴市场国家多普遍采用了浮动汇率制度,风险通过汇率变动一直在释放;新兴市场国家的外汇储备水平更为充沛;新兴市场企业在对外举债上更为谨慎,且有相应的对冲手段。

这里有组数据可供参考,以泰国、中国台湾、韩国三个经济体为例,其的外债规模分别为1380.16亿、1715.59亿、4189.10亿美元,占2014年GDP的比例分别为35.6%、36%、32%。而东南亚危机期间,菲律宾外债规模占比为54%,印尼为47%。

从外汇储备来看,泰国、中国台湾数据分别为1569亿美元、4219.5亿美元、均高于外债规模;韩国外储为3708.22亿美元,相比外债也只有约700亿美元缺口,占其GDP的比例很低。

稿件原文地址:

(:water)

宝宝发烧了怎么办
宝宝睡着了咳嗽是怎么回事
孩子咳嗽吃什么水果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