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息港 > 网络

苦夜 二百六十三

发布时间:2019-09-25 20:23:10

苦夜 二百六十三

火元儿闭目凝神盘坐在吞焱之上,巨鼎中一段如婴儿手臂长短的火龙根正在燃起熊熊烈焰,精纯的阴火化作两条气龙,盘旋交错钻入他的鼻孔之中。这地阴火气对火元儿来说几乎不用炼化便能运用,由此一来,陈素的吞天火体就像是寻得了本源,五行真火护住周身,远胜于任何天元罡气。腾蛇追魂阵凝聚了极阴之气,此阵的精华便是那枚追魂珠,这追魂珠是法长老耗尽半生心血,以体内剧毒调炼,威力也是十分巨大,却不幸的遇到了吞天火,五行奇物之中为阳刚之气。

哗!哗!陈素身处追魂阵中,四周那腥臭的血雾化作海潮,充斥着整个阵内空间,若非如今他与火元儿的实力俱都精进,这大阵说不定还真能把他化作血水,等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之后,陈素也渐渐的失去了耐性,先前岩老他们三人同来,如今《乌戈跟岩老虽然回去,可是等了这么久见不到自己,难保他们不再寻出来,而且坤宗之内还有不少像木翊一样的普通弟子,越想下去陈素越觉得自己应该尽早离开此阵,于是他以火气护体,催动百怒拳,原来这大阵之中不像在外边一样元力浓郁,陈素尽力施展也只得八百多道拳罡,将拳罡凝聚成拳影,陈素便向着眼前的虚空轰去。

哗!潮升潮落,不见潮来,不知潮去。陈素这一拳就像是泥牛入海,瞬息间了音讯,陈素仍旧是不愿意相信,把浑身神元汇于右掌,一记亢龙悔拍出,竟隐约见到一条丈许大小的神元龙魂,不过仍是没有效果,只听得见哗哗声响,四周围血雾翻腾,甚至让陈素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沉入了血海之底?

啊!哈!吼!陈素一通狂吼乱叫,拳影翻飞,却丝毫不能迫退周围的血雾分毫,只是那血雾在与他周身的吞天火气接触的时候才会被蒸焚成虚,“怎么会这样?”陈素奈的叹息了一声,“我这么久还出不去,怕是木前辈他们出来,若遇到这些人,该如何抵挡?”

“现在知道后悔了?还不是因为你优柔寡断,非要等人家布好了阵势才往里跳!”火元儿像是幸灾乐祸的说了一句,不过他仍旧端坐在吞焱上凝聚火气,丝毫没有松懈,“哎,若是我晋入四阶,也能以大罗炎天火助你,可是现在能帮你维持火体就已经不错了。”

“哎……”陈素也重重的叹息了一声,“这阵法确实精妙,我以精神力都探察不到它的边际,除了这能将元力吞灭的血气,似乎再没有任何东西……”

“所以说,你也只能等,等布阵之人力量耗尽,现在要拼的就是耐性。”

“可是我担心木前辈跟大哥……”陈素忧虑的说道,想起木贤如今虚弱的状态,他的心中越发不安,“早知如此,我真不该轻易进入此阵。”

“哼,好像你能决定得了似的?”火元儿提了提嗓音,“好好坐下来等着阵法渐弱吧,早些恢复好状态,说不定你还能早一点出去……除非你肯现在使用生死诀,不然的话我看是没有其他办法了。”

陈素又向四周望了望,也只好盘坐下来,火气在周身缭绕,阻断了血雾侵扰,开始闭目凝神起来。

……

礼天殿偏殿之内,岩老拉着乌戈急匆匆了退了进来,同时吩咐木翊将防卫提升到高级别,六角魔蛇的先锋已经闯了进来,看来大战之期也当不远,而后他们二人直奔铜镜而去,等他们到铜镜之下,倒悬的铜镜旁早已经站了一个人,正是木贤。

“十一叔,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岩老略显惊讶,木贤已经多日不曾离开正殿,自打他将浑身精元用以镇压伏龙殿就变得十分虚弱,此时的木贤双眸紧盯着铜镜,岩老来到他身后,“十一叔,你都看见了?”木贤回头对着岩老与乌戈笑笑,轻声道:“看见了,素儿他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有他在,咱们坤宗或许真的又有了希望……”木贤说着,苍老的双眸中竟然上了一层潮雾,略显浑浊。

“师父……”乌戈此时不禁心中羞愧,虽然陈素拒敌的表现他打心底由衷的高兴,不过他也想为师父分忧,为宗门尽一份力,“我兄弟他一个人面对这么多强敌,不如让我出去帮他。”

“不必……”木贤摆了摆手,“我们谁都不必出去,只要我们守住了此处便是帮他,我想妖蛇之所以没来,他们一定还是在等什么事情!咱们坤宗镇压六角魔蛇已有几百年,这么多年他们都不肯来寻,偏偏现在找上门来,而且又是封印即将破损之时,所以我看他们一定是得到了什么消息。”

“十一叔,你的意思是,现在只不过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先兆?”岩老的喉结上下动了动,虽然他早已预料到了这份危险,不过大难即来之时,仍不了心惊,木贤却是一脸平静的点点头,“也不知如今那条魔蛇到了什么程度,如果他真的冲破了伏龙殿,或许我们所有人都要陪葬……”

“师父,你看!”乌戈大吼一声,正是力长老以妖核化武,那一记五彩腾蛇妖光绚丽夺目,把乌戈记得连连搓手,“师父,兄弟他能应付得来么?”

“我也不知道。”木贤又摇了摇头,“不过现在我们也只有相信他。”

“啊!不好!”乌戈惊慌失措,仿佛在对敌的是他一般,眼见那妖光落下,陈素却是不闪不避,不过数息之后冰牢显现,乌戈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接下来所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又让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直到陈素被追魂阵所困,若不是岩老拉住,乌戈早忍不住冲了出去。

“十一叔,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岩老心中也没底,对方所布的阵法一看就知道不弱,不然也不会准备那么久,而且以陈素的速度,分明是力逃脱,如果陈素真的在这一战中折损,那么对他们信心的打击便十分巨大,木贤沉默了半晌,突然平静的开口道:“等,我们只有等,等陈素他破缚而出。”

“可是十一叔……”岩老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见木贤屈膝盘坐下来,脸庞上仍旧带着微笑,“这两年来我也曾试图联系一些当年的旧友以及早年跟咱们交好的势力,可是他们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没有任何的消息,奈之下,我甚至曾向稷山求援,却也没有得到任何回信。”

“稷山?”岩老双眉微蹙,“十一叔连稷山都想到了?”

木贤点了点头,“当然,这隐藏在九大王朝背后的势力,若不是稷山恐怕九大王朝早就合而为一,也说不定已经被什么势力给吞并……”

“我也听说稷山之主修为高深,就连门下之人也远超九大王朝,如果他们肯出手或许能抗衡妖蛇,可是……”岩老说着,双眉渐渐深锁,“可是稷山主据说也已经闭关近百年,不然的话那几大王朝也不会开始蠢蠢欲动……哎,这真乃多事之秋啊。”岩老越说心中越觉得沉郁,“如果几位师祖还在,或许也不至如此,可是为什么他们几位同样是这么多年都不肯现身,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木贤只顾摇头,把目光放在铜镜之上,此时已经有人将力长老抬走,只剩下法、戒二位长老,岩老见了便有些忍不住,试探着问道:“十一叔,如果陈公子真的困死在阵中……”

“不会的,岩老,一定不会的,我去救我兄弟。”乌戈猛地站起身来,却听木贤吃力的大喊了一声,“站住。”乌戈一愣,转过头来悲伤地看着木贤,“师父,我不能眼看着他遇险而置之不理。”同时岩老也开口道:“十一叔,我看外边那两人都已是强弩之末

苦夜  二百六十三

,不如让我出去将他们赶走,也好救陈公子。”

木贤又叹了一口气,“你们错了,难道你们没有发现?陈素周身的护体真元绝非寻常,还有他那随手之间便凝现的冰牢,依我看这二者极有可能都是五行奇物,能容水火于一身,又岂是区区几条腾蛇能够奈何得了,我们只在这里等着,不要给他添乱,等他破了对方的阵法,那些人自然会退走,他早有这种手段却又不将对方斩杀,分明是攻心之策,让敌人不战而乱……”木贤的一席话表现出了对陈素极度的信任,乌戈咬了咬牙,后还是把心一横,在师父身旁坐下,默然道:“师父,咱们这一次若是能够渡过大劫,弟子愿意随师父闭关。”说罢,乌戈又抬头看了一眼那吞吐变幻的血云大阵。

……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直过去了将近六个时辰,已经是半天光景,法长老消耗之大甚至超过了力长老,不过这腾蛇追魂阵需要他的主持,三人之中反倒是戒长老的情况好,也都受了些伤,突然,追魂阵血云收敛,法长老虚弱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冀望,“成功了么?”

山西治疗性病的医院
山西治疗性病方法
山西治疗性病费用
山西治疗性病医院
山西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