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息港 > 网络

记忆深处像张纯如们一样执着牛开门

发布时间:2020-10-29 07:24:14
《记忆深处》:像张纯如们一样执着

  “一般的舞剧作品以美为条件,但这个作品不是。你看完作品,从‘真’上面看到了人性的光辉,那是的美。”在零下10摄氏度的北京冬夜,原创舞剧《记忆深处》在国家大剧院上演。开场前一个小时,导演佟睿睿接受了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

  这位中国歌剧舞剧院国家一级编导,因多部深蕴中国传统美学意境的舞蹈作品,如《扇舞图画》《绿带当风》《水月洛神》等闻名业界。而佟睿睿的舞剧创作时间表,却是与沉重的历史题材并行的。

  2005年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成功60年之际,佟睿睿带领“一群基本不到30岁的主创”,觉得应当为中国记忆做一点点事情,创排了人生部舞剧《南京1937》,首次以舞剧的艺术情势将“南京大屠杀”的黑暗记忆搬上舞台,引起轰动。

  “这个题材作为我舞剧创作生涯的步,反而成了一个深深的烙印。本来我是想复排的,但发现沉淀了这么多年,它已然不是你当时所表现出来的那个作品,你能看到更多方面。去年是南京大屠杀的80周年祭,所以我又重新深度思考这个问题。”

  整整一个12年“小轮回”以后,佟睿睿重新创作的舞剧《记忆深处》于2017年破茧而出,在今年“国家公祭日”前夕又搬上国家大剧院舞台。

  “观众们太好了,他们每一场都是特别肃穆地走进剧院,恍如有一种神圣感,有一种使命感,在上海、南京的演出都是如此,从入场就是鸦雀无声。”

  令佟睿睿极其感动的瞬间,都闪耀在《记忆深处》的观众身上。《记忆深处》首演时,她看到一个女观众居然带来了2005年《南京1937》的节目册。“她今天又来了,《记忆深处》开始演出后,她每一场都会追到演出地点。”

  佟睿睿导演的舞剧《记忆深处》,从美籍华裔作家张纯如探索南京大屠杀惨案的角度切入,以张纯如、拉贝、魏特琳、李秀英、东史郎等真实历史人物的回想为主题,结合记录性和艺术性,以全新的思路和手法进行创作和出现,“尝试以这类探索性的方式来找到舞剧另外一种人性之美”。

  张纯如生前探索1937年“南京大屠杀”惨案进程,成为引出那场浩劫亲历者回想的核心线索。屠杀、见证、忏悔、否认……这些关键词构成相对独立又相互印证的篇章,角度不同但共指同一个真相,既有国际友人还原的历史,幸存者没法忘却的伤痛,也有日本军人的深切忏悔与日本右翼权势的矢口否认。张纯如作为旁观者和书写者,终究把真相带给了全球。

  “所有舞剧的出现都是具体化以后再抽象化的进程,抽象化以后,它会有特别多隐喻和暗指,这是舞蹈的魅力。它不是要表达张纯如从小到大的经历,我们是借助张纯如的眼睛来看待南京大屠杀这个事件,展现当中所有人对过往、对人性的拷问。”

  2005年《南京1937》上演时,张纯如的父母弟弟专程来到剧院观看。2017年,1名看过《记忆深处》宣扬片的美国友人,携带剧照前往张纯如墓前祭拜。

  去年,《记忆深处》首演前,佟睿睿也有过些许耽忧,担心观众不容易完全进入《记忆深处》,由于这部舞剧触及多个人物,需要一定的知识储备,例如称为“中国我们与世界科技强国相比尚有一定差距。的辛德勒”、解救上万人生命、写下《拉贝日记》的拉贝,怀孕期间对日军拼死反抗、身中37刀仍然顽强活下来的李秀英等。“从演出现场看,我的耽忧是过剩的,毕竟跟12年前已不一样了,当年,还没有公祭日,更不要说世界记忆名录”。

  佟睿睿告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编排《记忆深处》的进程中,她很在乎的一点是不要煽情,不用技术调动全场情绪,而坚持投注以一种非常克制的感情。“包括血腥、悲忿的东西,我都在寻觅一种克制,像张纯如一样,在理智和感性中去拿捏分寸,不要有我的愤怒或悲伤,我必须还是一个旁观者”。

  “每个中国人心里面都有那末一个‘记忆深处’。”佟睿睿希望传递给观众的是深沉和哑忍的感受,希望观众看完后隐隐有震动,眼泪是不知不觉流淌下来的。

  在佟睿睿眼中,那些在黑暗当中散发出人性光芒的人们,是可以照亮我们未来的灯塔。

  “拉贝们是可敬的,魏特琳们是虔诚的,李秀英们是大胆的,东史郎们是诚实的,张纯如们是执着的,还有那些日本右翼是可憎的。透过30万冤魂的呐喊和刽子手的残暴,每个人都混合出不同的生命质感。”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沈杰群 来源:中国青年报

宝宝拉几次算拉肚子
心力衰竭能治愈吗
TX营养
TX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