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信息港 > 健康

弃妃再难逑 193.童言

发布时间:2020-02-15 19:31:05

弃妃再难逑 193.童言

陆曼使劲拍打暴龙,暴龙还是舍不得放开陆曼。

足足等了两个辈子的吻,他怕放手后,再没有这么令人心醉的吻了。哪怕陆曼生气或被她暴打一顿,暴龙也心甘情愿。他有的是办法哄回陆曼。

凌锦站在原地,呆呆看着缠绵不止的两个人。

他的心除了滴血外,什么也不能做。

温暖的阳光照在他身上,他却感到全身冰冷。

眼前这两个人,分明当他凌锦是个死人。不,是当周围所有的人都是死人。

马车的珠帘伸出两只小脑袋来,钱小姿和陆无双好奇地瞪着她们的阿娘。

凌锦无力的地朝钱小姿挥了挥手。

“阿娘,你们在干什么?”陆曼身后,响起了一个脆生生的声音。

陆曼猛地从暴龙怀里挣脱出来,暴龙心中暗恨,只得趁机放开她。

陆曼慢慢转过身来,只见钱小姿牵着陆无双的小手,两人睁着又圆又大的眼睛看着陆曼。

陆曼的脸红扑扑的,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激情,或是因为初吻喘过气来。

暴龙看着这两个令陆曼难堪的可爱孩子,心中骂一声小熊孩,心已经软了。

暴龙天生喜欢孩子,更何况是长得和陆曼十分想象是孩子?简直是陆曼的缩小版,至于小熊孩眉宇间象极了凌锦的尊贵和君临天下的霸气,暴龙自动忽略,丝毫不会影响到他的心情,因为暴龙喜欢的是小孩子本身,根本不会在意小孩是谁的血统。

“我和你娘啊……”暴龙俯下身子摸着钱小姿的头,脸上笑眯眯的,他的声音拉得很长。他看陆曼一眼,见陆曼紧张地看着他,暴龙这才慢吞吞地笑道,“我们在做好玩的游戏呢。”

陆曼耳朵立即升起一朵红晕,咬着唇又羞又恨地嗔了暴龙一眼。

这一眼。令暴龙的魂儿都要丢了,比刚才的那一场激吻还要醉人。

凌锦的脸色沉青得发紫,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呆下去了。他怕自己再呆在这里,他会立即命令东周大军截杀丹意。直至丹意被杀死为止,或是他被丹意杀死为止,不死不休。凌锦此刻清楚地认识到,这个世界上,他和丹意。只能存在一个。

“我也要做游戏。”陆无双瞪大眼睛看着暴龙。

暴龙傻眼了,他抬眼看向陆曼,目光里全是求救的神情。

陆曼抿着唇,脸上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暴龙见陆曼见死不救,心情愉快地翻个白眼,摸摸陆无双的头道:“这个游戏小孩子不能做。唔,要等到十八岁以后才可以做。”

暴龙犯了一个认知性的错误,陆曼轻咳一声提醒暴龙。十八岁啊,这个时代的女孩子,不知是多少个娃的母亲了。如她现在这个身子。也是刚满十八岁,却已经是小姿的母亲了。

暴龙尴尬地朝陆曼耸耸肩,在这里,他真的不能完全把自己当作古人。不是他不能,关键是他不想。前世他和陆曼有太多的美好的回忆,他不想做古人,不舍得忘记了那些如此美丽的回忆。

陆无双歪着头道,“叔叔,那等我长到十八岁,你和我一起做阿娘那样的游戏。”

陆曼目瞪口呆地看着陆无双。然后看了一眼暴龙,格格笑出声来。我的天这种童言无忌,她都快要笑到肠子痛了。

暴龙也是一愣,见陆曼脸上全是幸灾乐祸的笑意。忽然语气十分委屈道,“陆曼,你看小孩子都喜欢我,就你嫌弃我。”

陆曼的笑声突然停了下来,她定定抬眼看着暴龙。

她的眉目不含情,却温和如春。她的目光里纯粹只是凝视,却显示了她对这个男人的特别。

凌锦心里的血全滴完了,至少,她从来没有这样看过他。

“无双不得无礼。”凌锦沉声喝道。

这个迟来的喝止,令在场的人都清醒过来,就连当事人陆无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犯错了。明明娘亲笑得很开心来着,爹爹为何不喜?

钱小姿十分敏感,她感到了凌锦不高兴,而逗得阿娘开怀大笑的人不是父皇。她不明白这是因为什么,但她知道父皇不喜欢眼前这个叔叔,而且是十分不喜欢那种。

钱小姿生活在凌锦身边,虽然年幼不明白大人之间的事,但她知道父皇真的很想念阿娘,和她一样想念,甚至比她还要想念。她知道阿娘对父皇来说很重要,甚至比她还要重要。父皇可以没有她,但不可能没有阿娘。

钱小姿再次看向暴龙的目光,隐隐有了敌意。父皇不喜欢的人,她都不喜欢。

“凌兄,无双还是小孩子来着,童言无忌,何必认真?”暴龙裂开嘴笑看着凌锦。

凌锦只觉得暴龙的目光比打上他一个巴掌还要刺目,他沉着脸转过身,向自己的马车走去。

“爹爹,等等小姿。”钱小姿立即跑上前,拉着凌锦的手,向马车走去。

凌锦一直在滴血的心这才得到一丝可怜的安慰,这个女人会抛弃他,但女儿永远不会

陆无双见钱小姿如此,她虽然害怕凌锦,也有样学样,跑过来牵起凌锦的手,乖巧地讨好凌锦。

东周的大军继续向前走。

凌锦这个主人撒手不管,暴龙自然乐得自在,将陆曼马车的婢女赶到另一辆马车,他和陆曼独占一辆。陆曼拿他无法,只得任由他去。

“曼曼,还在生气?”暴龙试着逗陆曼,自从他上了马车,陆曼一直冷着脸,不给他一个好脸色。

“千错万错是我的错,你不要生气了好吗?”暴龙低声下气哄着她道。

“你也知道错?你不应该这么多人面前……更不应该在小孩子面前……”陆曼的话还未说完,暴龙已经将话乖巧地接过去。

“你的意思是,没人时候,我们就可以……”暴龙目光亮晶晶看着陆曼,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陆曼气得伸手要打暴龙,谁知暴龙早准备好了她来打,只要她一打他,他就象前世那样,将她的手抓住,然后控制她,任他为所欲为。未完待续。

...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