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金华信息港 > 故事

济南军区实兵演习电台兵侦察兵等影响战局成

发布时间:2019-06-08 08:18:20

济南军区实兵演习电台兵侦察兵等影响战局成败

> 身穿伪装服的战士正严密监控着“敌人”的动向。  刘云兵 李光辉

初冬,中原腹地,场冰雪尚未消融,济南军区某红军师一场以复杂电磁环境为背景的实兵检验性演习便悄然打响,代号“铁拳-2009·确山”。

未进战场,“红”“蓝”双方即在电磁战场上展开殊死搏杀。炮火硝烟中,电台兵、仪器侦察兵等一些传统战场中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出人意料地跃上演习前台,成为令人们刮目相看的战场“新秀”。

张留成 兰金华:

通信尖兵勇抗干扰

师通信营无线连二级士官张留成,在演习中担任某型电台车1号主台操作员。

“系联通良好,主台可对全实施全程指挥,能够应对自然及民用电磁环境对我通联指挥。”行军梯队在电磁丛林中一路穿行,虽然渐进山区深处,张留成依然应付自如。作为全师通信专业的金牌教练员,他底气十足。

12时30分,部队准时进入预定休息地域。一路紧张的官兵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值守电台的张留成也准备将手头工作处理完后稍事休息。可就在他发布指令的时候,耳机里突然毫无征兆地一片寂静,信号功率指示灯从10陡增到60。

“不好,受到‘敌方’强电磁干扰!”不出5秒钟,张留成就判断出“敌方”对自己实施了“抵近式干扰”,距离4~5公里,功率1000W左右。

张留成麻利地摘下手套,按照约定方案迅速改频。发现信号还是不行,他开始在变换天线的同时持续改频,在时断时续的信号中,依靠平时练就的听力和记忆力硬抗抄收。

耳机信号滴滴答答,手中铅笔游走疾书。短短30分钟内,张留成先后6次约定改频,48次持续改频,硬是精确获取高炮团密码2份158组,声码1份54组,无线电信号2份6组,准确率高达99.5%,确保了上级指挥员对部队进行实时管控。

进入集结地域,部队迅速展开隐蔽伪装。隐蔽在丛林中的6部某新型超短波电台车内繁忙异常,由于地域尚未全面组建,该师所属各部队正源源不断地通过无线电方式汇报情况,兰金华等6名通信尖兵以160~170组/分钟的速度飞快地抄收电文,全然不知“敌军”早已预设的一张无形电磁大正向他们扑来。

突然,兰金华耳机中一阵忙音过后,原本联络通畅的所属部队电台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报文传送戛然而止。“敌军”再次对师通信指挥系统实施强电磁干扰!

早有心理准备的兰金华迅即改变频率,同时通知预先指定好的4部电台按照原频率展开工作,对“敌”实施“电子徉动”。就在徉动小组与敌方电磁干扰电台展开“躲猫猫”游戏的短短20分钟内,兰金华在“敌方”9次电磁干扰中11次快速改频,成功收报10份,为指挥员及时掌握战场情况和及时下定战斗决心提供了宝贵资料。

杨涛:

频谱管家巧分“蛋糕”

身材中等、相貌平常,初见杨涛,笔者怎么也不会把他和叱咤无形战场的“风云人物”联系起来。而他,却是决定此次演习成败的“关键人物”。

杨涛和另外十余名战友,是整个联合作战群的频谱“大管家”,担负着各个战场环节的频谱协调重任。无论是作战筹划阶段还是战斗实施阶段,他这个通信小参谋始终在作战会和常委会占据一席之地。

“数平方公里的作战地幅内,云集着上千部各类无线电设备。忽视频率科学导调很可能带来自扰,不等“敌人”进行电磁攻击也许就会自乱阵脚。我们的工作就好比分蛋糕,每‘家’都得照顾到!”这是杨涛对任务的形象解释。

11月22日上午9时许,正值进攻战斗激烈进行中,指挥控制中心突然接到左翼突击群报告:“装甲战斗车电台受到不明干扰源袭扰,通信指挥系统紊乱!”

“怎么可能?‘敌军’可能对我装甲战斗车电台造成干扰的用频设备,不是正被我电磁干扰分队实施着阻塞式压制吗?”一时错愕的杨涛迅速通过“野战频谱管理系统”查找可能存在的干扰源。

原来,某新型战场监视系统的部分仪器用频范围与装甲战斗车电台使用的波段重复了。事不宜迟,杨涛迅即建议指挥员:监视系统向后移动,装甲战斗车立马启用3号备频!

上午10时20分,接前方攻击群紧急报告,某高地急需航空兵火力支援。此时,杨涛手中掌握的一个波段刚刚投放到另一战斗区域,而正在攻占某高地的右翼前沿攻击群在用频上与参战飞机导航频率重复。

杨涛急中生智,及时将已经远在25公里外的战斗预备群用频划拨给高地附近参战的某步兵团重复使用。10分钟后,随着阵阵轰鸣,4架次应召而来的战斗机对“敌”实施了精确火力打击。趁着硝烟,地面突击部队很快占领了高地。

牟瑞春 任海兵:

情报高手妙传情报

11月22日上午11时45分,负责侦察“敌军”某纵深扼守高地的侦察营仪侦连二排六班班长牟瑞春,通过遥控无人机侦察时突然发现,该高地后坡上隐蔽聚集着数个可疑物体。而此时,距离师装甲团编成的纵深攻击群突击到达该高地只有不到30分钟。

正当牟瑞春准备实施“抵近侦察”时,无人机传来的画面突然出现大量雪花斑点,继而彻底中断。改变航向,情况仍然不见好转。

牟瑞春根据出现模糊画面的具体方位,迅速判断出干扰源的大致区域:就在自己侦察区域的东北方向,有一个电视发射塔。

目标距离远、敌方把守严,武装侦察已无可能;由于烟雾阻隔,战场电视系统也不能完成侦察任务。牟瑞春迅速改变工作方式,一边遥控无人机迅速降低飞行高度,并通过翻转、俯冲方式与敌军防空部队进行周旋,一边将地面站向有利于接收信号的方位快速转移。同时,超常规地借助某型战场电视传输系统,将信息同步发送到指挥所情报中心,及时通报了敌情。

接到战场情报的纵深攻击群迅速调整队形,部署力量,对预定目标展开火力打击。

无独有偶。情报处理车三级士官任海兵在电磁丛林中寻找突破,及时准确地协助判读出逆袭分队动向这一重要情报。

22日下午3时48分,正当战斗进入白热化阶段,任海兵突然接到渗透到“敌军”纵深的化装侦察兵通过电台发来的报告:“大岭方向发现‘敌’逆袭分队。”很明显,无线电台收到敌方强磁干扰,造成重要词句缺省。

首长当即指示情报处理车:迅速判定“敌”逆袭分队的逆袭方向和兵力编成。担负传送任务的侦察科长周立新命令任海兵采取一切办法准确获取前方侦察兵传来的情报。

任海兵凭直觉认定单靠无线电台沟通势必造成信息迟滞,果断建议侦察参谋吴洪光迅速就近调派一名侦察兵背负某新型野战电视传输系统接近。不到5分钟,带有语音的电视画面迅即传来,虽然画面质量不是很高,但配合断断续续的无线电台沟通,任海兵还是准确判定了“敌”逆袭分队的主要进攻方向。

“报告首长,‘敌’逆袭分队正沿大岭、段庄,向午云坡方向实施逆袭!”周科长将情报发送出去不到半小时,该师炮兵群即在预定地域建立起两道活力拦阻线,空中火力突击队使用4个航空兵架次在段庄地域狠狠打击逆袭之“敌”。

病发人群
风疹危害
微信的小程序在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