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金华信息港 > 军事

逝水流年小说屁大的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36:47

一  曾县长要到牛头寨慰问困难户的消息,早在一个多月前就透了风给张乡长了。曾县长要来慰问的是村里的任老头。  任老头是村里的残疾人,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困难户。在他十余岁的时候,父母就因为疾病双双撒手而去,这让他成了名符其实的孤儿。后来,因为越战,任老头应征入伍,成为了一名子弟兵,可惜,在一次战斗中,任老头被流弹击中了左臂,并因此而截肢,随后便是退伍回乡了。因为父母也没有留下什么财产,而他自己也是一名残疾人,况且,在这样一个闭塞落后的乡村,除了耕作及一些伤残补助之外,也没有其它谋生途径,因而,任老头一直以来的穷困潦倒自是不在话下,自然,因为穷,也因为残疾,也没有哪一个姑娘愿意寻上门来。于是,活到现在六十余岁的光景了,任老头还是光棍一条,家里算得上值钱的,除了父母留给他那一座破败的土坯房之外,还有那一头瘦瘦的耕牛。  其实,处于群山怀抱的牛头寨,一直是县里有名的贫困村。这村人口也不多,只是几十户人家零零散散地分布着,各家各户均是以农耕为生,境况也好不了多少,只不过,任老头的情况更为突出罢了。    二  张乡长在接到曾县长要亲自下乡来慰问任老头的消息后,便屁颠屁颠地忙碌开了。忙什么?忙着为任老头修葺修葺漏雨的房子,忙着为他的家里添置几件像样的东西,比如木台木凳,比如锅碗瓢盆,比如几件像样的衣服。  确实,人家曾县长可是日理万机的,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下乡慰问,还真不易,总不能让远道而来的达官贵人有所失望;再说了,上级也没少给村里拨过扶贫款,曾县长在很久以前也有过到村里慰问的经历,如果还让他看到村里的困难户家徒四壁、破破烂烂的样子,失礼了不说,还有嘲笑他扶贫不力的嫌疑,说不定还由此质疑扶贫款的去向,查出了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实在是得罪不起,唯有小心翼翼地对待。关键的,曾县长这一次来也是考虑给村里增加扶贫款的事。在上任之初,曾县长曾经信誓旦旦地说过,在他任上,绝不能留下任何一个贫困死角,一定要关注民生,改善民生。如今,难得曾县长风尘仆仆、一心为公而来,总得让人家看到自己的政绩,然后脸上有光、高高兴兴地回去,自然,领导舒服了,一切都好说,增加拨款的事也一定会有所着落的。  当然,除此之外,张乡长还没少费心思教导任老头如何接受曾县长的接见。这的确是一件大事。张乡长明白,虽然曾县长不遗余力地提倡关注和改善民众生活,很有亲民的作风,但尊卑之分还是要讲究的,不能出现没大没小、傻里傻气地接受县长接见的情况,那可是一件有失体统的事儿,非同小可。  从握手、对答,到衣着、神态,张乡长都按照设计好了的套路,细致有加地进行说教。可惜,那任老头实在是一个老实得脑袋不开窍的主,饶是张乡长如何煞费苦心,任老头总是入不了门,气得张乡长几乎想着要掴他几记耳光。好在,考虑到事关重大,张乡长也只能不厌其烦,连骂带吓的,几个回合下来,情况总算有了起色,在接着进行了几次彩排之后,终于将此等难题解决了,这让张乡长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三  这一日,风和日丽,空气清爽,整个牛头寨都给收拾得干干净净,尤其是任老头的家里,犹如是摆喜庆宴席一般,窗几明净,屋内亮堂。  曾县长如期地来了。警车开道,当中是豪华的悍马越野车,随后是随行的记者车队,长长的车队浩浩荡荡地驶到了牛头寨。  “曾县长,这就是我们的牛头寨,前前后后的山坡田地都包产到户了,自力更生的,虽然谈不上富裕,但日子还算过得不错,特别是在县扶贫政策落实之后,村民的生活都有所改善,他们特别感谢政府的关怀。”在曾县长下车那一刻,张乡长急忙迎了上去,半弯着腰给县长介绍着村里的情况。  “嗯,不错,扶贫嘛,总不能光喊着口号,关键还是要落实到实处,这一点,我是豪不含糊的。”曾县长一边微笑着,一边高兴地说。  “对对对,我看关键是县长的政策抓得好,百姓都拥护着呢。”张乡长连忙迎合着说。  “嗯,依我看,过不了多久,牛头寨一定可以脱贫。”曾县长信心十足。  “哦,对了,时间关系,赶紧带我去看看老任吧。”曾县长未等张乡长回话,便急着说。  “好的好的,这边请,前面就是老任的家,他一大早就起来了,等着要见县长呢。”  “是吗?呵呵,好可爱的老头儿,赶紧去看看吧,总不能忘了我们的父母乡亲呐。”在曾县长红活圆润的脸上,依旧是挂满了微笑。    四  “老任啊,我来看您了,日子过得还好吗?”一走进任老头的家,曾县长就大步地走上去。  “谢谢县长,辛苦了,请坐。”穿着一身新衣裳的任老头连忙走上去,紧紧地握住曾县长肥厚的手,面露喜色地说。  这时候的闪光灯噼里啪啦地闪着,像极了明星大腕走上红地毯时的场合。而任老头这个小小的家里,也竟然挤满了人,他们的脸上无一不裂开了并不是很自然的笑容。  “近日子好些了吗?”在坐下来之后,曾县长依然是紧紧地握住任老头的手。  “嗯,好多了,好多了,过去穷,但在政府的过问下,生活改善了很多,县长您看,这些家具,这些衣服,都是政府花钱买的。”任老头连忙笑着答道。  “嗯,不错嘛,能吃饱吗?穿得暖和吗?伤口还会发作吗?”曾县长继续关心地问。  “能,能,都能,能吃饱,能穿暖,伤口也早就愈合了,没有发作过,现在的日子我很满意。”任老头忙着点头。  “嗯,很好。是啊,老任曾经为国家做出了贡献,是功臣,我们总不能忘记了他。”曾县长抬起头,正对着面前的摄像机说。心领神会,这时候的闪光灯比之前闪得更是频繁了。  “不仅仅如此,我们关键是要解决大家的困难,要改善民生,我相信我们一直以来的扶贫政策是行之有效的,就像今天的老任家,我看就改善了很多,当然,这些成绩还是不够的,回去以后,我一定要增加拨款,让大家彻底脱贫,大步地向小康的生活迈进。”曾县长对着摄像机,抑扬顿挫地说到。  话音刚落,掌声四起。现场的记者忙碌地记着什么,而得意的莫过于张乡长了。在这一次的慰问活动中,任老头的对答、举止都非常得体,一切按照事先设计好的套路进行,没有任何不妥之处,从情况来看,曾县长也还是非常满意的,看来,后续给村里拨款的事是不成问题了。  张乡长就这样想着,心里发着笑。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从任老头身上传出了一声闷响,接着便是一股浓浓的臭味弥散开来。  这显然是任老头放了一个屁,一个令人猝不及防的屁,浓浓的臭味令在场所有人难以忍受。  瞬间,屋子里的一切都静止了。紧皱眉头的曾县长,面带怒色的张乡长,面面相觑的随从及现场记者,惊慌失措的任老头……所有的人,都呈现出一种特有的表情,定格,凝固……    五  “我看还有点时间,我们到其它村转转。”这一个屁显然扫了曾县长的兴,在找了个借口与张乡长和任老头告别之后,便钻进了悍马越野车,走了。  长长的车队很快由一条线,变成了一个点,直至隐没在巍巍的群山之中,只留下些许淡淡的汽油味,弥散在村里头。  “你怎么搞的?!前面表现可好了,关键时刻怎么就忍不住?你看现在怎么办?人家来一趟容易吗?肯定惹县长不高兴了!今后还怎么给你拨款?还怎么改善大家的生活?你实在是误了村里的大事啊!”曾县长一走,张乡长便扬手跺脚,气急败坏地对着任老头来了一连串的发问。  “我……我……我没办法……没米了,连续几天吃的都是红薯……所以,忍不住……”任老头一面呈现出吃惊的表情,一面吞吞吐吐地说。  “你……哎——”面对任老头的回答,张乡长竟然不知怎么反驳,以致呆呆地站立了半响,在长叹了一口气之后,跺跺脚,背着手走了,任由茫然不知所措的任老头,张着半圆的嘴,呆呆地站立在家里头。他那一只空空的左袖,无力地向下垂着,一如他无助的眼神……  后来,曾县长考虑要给牛头寨追加扶贫款的事,始终没有下文。    2012.1.13 共 307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尿血怎么办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