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金华信息港 > 育儿

失而复得得又失静脉涌动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4:32:44

虽然她是十五岁儿子的妈妈了,因为早婚,加上天生就是个美人胚子,身材好得跟没生过仔仔一样的纤细有致,岁月似乎也特别眷顾她的脸蛋,如果不是非常凑近地用放大镜看的话,几乎就没有皱褶的痕迹,象干洗过的衣裤,平整如新。    每次带着儿子出门,还有人以为他们是一对恋人,现代不也是很多人流行“姐弟恋”什么的,害得儿子都不愿意跟她出门,说是说没有面子。    先生比她大几乎接近二十岁,事业有成,忙碌得很少着家,儿子很独立,一日三餐有时候还是他主动要求揽去的活,说什么妈妈煮的饭菜只能喂猪。她也修得个清闲,基本就没什么烦心事儿。基本上每天一觉起来睁眼,不是老公出差没回来,就是儿子也上学去了。    她磨蹭着起床,思维还停留在睡梦里,还真是象别人说的没错: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昨晚一口气把一部言情的韩剧看完,这夜里啊,还真是美滋滋的呢。她挑选着衣帽间的衣服,镜子前的胴体扭摆着:这套好象是去年买的,来不及穿呢。决定就是它了,紫色衬她白皙的肤色了。    把自己料理完毕,看看时间,原来已经是晌午时间了,她还是相信自己肚子的时间刻度,不饿就代表不到三餐的时间。    虽然没想好自己准备去哪,出去再说,她发动起那辆前年自己生日老公送她的跑车,记得当时的那一霎那的惊喜,也是她中意的粉黄色。    出了车库,阳光火烈烈地照着小区中心的绿化园,喷泉处耷拉着,连个水鬼影都没有,还说是豪华昂贵的小区,后悔自己硬是要先生买下,太相信开发商的广告了,高楼间的通道就象巷子那么窄,简直就是个单行道,如果小狗经过也得挨着墙,不然准被车碾到,心里的骂咧劲刚刚才上来,这白天还不能说鬼,另一辆车也进了通道,跟自己的粉黄色脸对脸对视着。这下可好,僵在那了,两台发动机因为空调开着,吱吱的轰鸣着,象准备撕咬的母狗,只是谁都没有先扑杀过去。她从前挡玻璃望过去,对方亦是个女孩,模糊中感觉也貌似个美女,几分钟后,那美女也不下车,居然拿起化妆包,用后视镜修饰了起来,她也一不做二不休地从名牌包里取出每期必看的时尚杂志,故意举得让对手可以看得到的高度。    直至小区保安说服了对方约莫半个多时辰,她胜利般地开出了小区。如果不是那么大太阳会伤到皮肤,一定把敞篷亮开,高唱凯歌。    拨通车里的车载电话,对方已然通过来电提醒知道她是常客,还没等她问话,就直接客气而又礼貌地说:“近刚刚服装展的新货上架,期待光临!”。    这是她喜欢的品牌之一,喜欢上的原因很简单,宽大的店铺里只有少量的精品展示着,不像其他服饰店,把能利用的空间去用上。试衣间里还有沙发置放,音乐幽幽的飘着,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得体的店员也没有全围上来说话,尽管只有她一个顾客。她喝着花茶,听着介绍。这也是个老店员了,高高的个子,帅得象韩国的明星,时而也聊聊天什么的。    她在很多张卡中抽了一张交给他:“就这套了”    “您不试穿一下?!”    “不用了,打包好,我下次过来再取”。    车里悠扬着听不懂的韩国歌曲,夕阳金黄,肚子饿了......。    她的姣好在很多情况下,总会遇到主动的搭讪者。    尽管如此,她固有地保持着自己的底线,甚至有时连她自己也不能相信自己居然有那么强大的克制力,不为诱惑所动。有时候长夜漫漫独守着清月无法入眠,她无法深究自己愿意忍受的理由,却清醒地知道跟爱和所谓的责任没有必然的关系。    奢华的物质,奢华的时间,她流连在慵懒里。    老公每一次间断性的回家是这些金黄色生活音符的加强音,勉为其难的,也是她不能究其结果的是,老公每次鱼水都不尽人意,至少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能告诉自己这点。草草收兵,蒙头大睡,八个字可以概括整个过程。    她是处女身就认识现在的丈夫,一直就是他的男人,随着年龄的因素,她对这的欲望和好奇心只是从影视剧和有关网站上搜寻点滴,还有闺蜜们嬉笑的交流,而对于真实生活中的诱惑坚持着拒之门外的原则。每一次躺在卧室独立设置的双人浴缸,她总是抚摸着自己的肌肤,挥去着每一幕浮想联翩的脸盘,还有刚毅的健美,常常自己会羞红着脸,只有回到镜子前才能清醒如平时。    人与大部分动物在这点的区别是:人的欲望是随时随地的,没有周期性。    她决定不仅仅只是卫士,还必须主动出击,战斗着来捍卫完美的生活。    次走进这样的店。她把车停在离店至少有三百米的地方,三百米的心跳一直持续到进店门还是噗通作响,店员见她羞涩得跟少女一样,便小心翼翼地介绍起一些产品和辅助剂的功效,她则是一语不发地挑选完估计的可行,一气呵成地打包回府,直到回家慢慢看着相关的说明书,心跳还是急速异常。    那天夜里,老公配合着她按说明书的流程,空调的冷风丝毫没有挥去两个汗流浃背的尽兴,互相占领,一起沦陷,一直到月色隐去,天蒙蒙时分。    日子紧接下来的状态就象电脑硬盘内存和软件升级,还有需要应对的病毒防火墙的更新。    她开始不时地关顾那店,渐渐地没有初的羞涩。只要有的物品,她必定购回试之而后快,就算老公仍是忙碌着事业,她空守但不觉得寂寞,把玩着所有的器具,把自己一次次推到云上月下,冥想肥皂泡纷飞的异彩。    丈夫敏感地感受着这一切不断变化的不安,但心下想着总比她背着自己偷人的好,毕竟是男人的尊严还有卫生可控的因素,他于是常常装做视而不见的安然。当然,这期间他们之间的鱼水还是偶尔会达标可期的。    直到她从初变化的气色日好到神情萎靡,还有从店里购回愈来愈离谱的器具开始,他拒绝与她同房,并说服她吃些事先咨询专家的药物,效果甚微,气色日渐憔悴,就象灵魂出窍空剩的肉体,欲望却不见减退。    有天,他不得不听从医生的意见,将她送到精神科治疗......。      PS:为了不让儿子看到那些购买的器具,她平时总是藏到很隐秘的书房位置,但之后总会要嘛少那样,要嘛丢那样的,只是越积越多,她并没有察觉罢了。儿子一直有个热恋的女友,双方父母都已然默认。有天,110把儿子送回来,只见他泪如雨下。警察说,他已经在一户人家楼下喊叫了整整一天了,那户人家报的警,笔录记述着:那女孩坚持跟儿子分手,不愿再见他了。           共 264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治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好
儿童癫痫病患发作时的一些常见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